滿天星空放光彩in

關於部落格
zzz
  • 3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不安,是開在心裡的花

雪小禪說,但凡有靈性的女子,內心都會不安,都放養著一匹野馬。表面上越不動聲色,內心就越會不安。
 
寸心間的不安,可以讓女人處於一種放縱的狀態。在心裡,放養著一野馬,任其肆意馳騁,只有心知道。那才是屬於自己的秘密,自己的寶藏。
 
在心裡,藏個春天,把綠意深種。蔥蘢生命,不辜負好時光,多好啊!
 
在心裡,藏個夏天,讓花開招搖。花開得有多燦爛,開得有多鮮豔,只有心知道,不是麼。那朵向日葵,迎著太陽開心的在唱歌。歌聲裡有你和我。
 
在心裡,藏個秋天,任秋風蕭瑟,任秋雨淒淒。你看到,彼澤之畔,那一朵水蓮花的無奈了麼?你聽到,火紅的楓葉在雨中淒厲的咆哮了麼?
 
在心裡,藏個冬天,任狂風凜冽。練就靈魂的不安,練就靈魂的狂野,練就靈魂的堅韌。唯有這種狂野,這種堅韌,才能抵住,那似水流年中,水上的一個“情”字。
 
不安,是藏在心裡的魔。隨時施法,讓心裡花開。不安,心裡會擁有四季,霸佔花開。
 
不安真好。
 
 
我以為,所有寫文字的人,內心都是不安的。只有不安,才會讓文字有色彩、有靈魂、有生命、有突破。
 
“悄悄的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的來,我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,”這是徐志摩的《再別康橋》中的傳世名句,轟轟烈烈,這正是詩人心頭的蕩漾 ……
 
“你是天空的一片雲,偶爾投影在我的波心,不必驚詫,更無須歡喜,你有你的方向,最好忘掉,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。”這是詩人內心的動盪。
 
“ 走著走著, 就散了, 回憶都淡了; 看著看著, 就累了, 星光也暗了; 聽著聽著, 就醒了, 開始埋怨了; 回頭發現, 你不見了, 突然我亂了。”這正是詩人內心的不安。
 
這種內心的不安,夠強大,強大到,足以讓惆悵、絕望、狂喜、窒息、迷亂、呐喊,流入尺寸心間,惹起兵荒馬亂,直到地覆天翻……
 
正是這種內心的不安,成就了一代詩人徐志摩。
 
文字,可以懂心,可以渡心。令文人墨客盡情抒懷。
 
只因,心的種種不安。
 
 
張愛玲說,女人想要保持年輕,一是生活安定,二是心裡不安。
 
不安是好的。我喜歡這種不安。這種在心尖上動盪的不安,表面卻不必為之動聲色。
 
這種不安,就像,一隻乖巧的小貓,伸出柔嫩的小舌,在舔你的心,癢癢的。用柔軟的小爪兒,在勾引你的靈魂。是不可抗拒的。如同,上了癮,中了毒,戒不掉 。
 
這種不安,白天有畫皮,晚上可畫心。
 
我以為,但凡內心不安的人,都懼怕天黑,都喜歡天黑。這種矛盾也成全了不安。
 
夜深了,黑暗,一層層剝掉畫皮,赤裸裸的,脆弱柔軟的,只剩下內心,無處躲了,無處可逃了,要多疼有多疼,要多美麗有多美麗,屬於心的時間來了,每一次呼吸都有點兒發抖……
 
問自己:到底心的方向是什麼?心的色彩是什麼顏色?…… 還記得,那首《白天不懂夜的黑》嗎?---“白天不懂夜的黑,像永恆燃燒的太陽,不懂月亮的盈缺”……
 
於是畫心。心是孤獨的,無奈的,憂鬱的。你看,那一朵高傲的梅,在春天裡不由自主的流眼淚……
 
慢慢的,夜更深了,思維氾濫,更氾濫,撕去畫皮,肆無忌憚的做夢,把理智時不能想的,不敢想的,不可及的,盡情的暢想,暢想……之後是,心靈的舒爽,靈魂的愉悅,心裡的滿足。
 
於是畫骨。露出真實的自己。就像,那一株茉莉花,在雨夜裡跳動著溫柔,是可人的,是嫵媚的。就像,那一株梔子,在潭水深冬開出了潔白的梔子花。
 
不安,是開在心裡的花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