滿天星空放光彩in

關於部落格
zzz
  • 3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千山我獨行,不必相送!

前面就是雙牌嶺了。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看著面前茫茫山嶺,無邊林海,我要花3個左右小時,翻過這雙牌嶺,怕嗎??我問自己,有一點點。
 
入山路口有小店,我在這裡稍作停留。入冬以後,雙牌嶺過往車輛少了很多,如新集團這裡的山路又陡轉彎又多,以防萬一,許多過往車輛大家主動等伴,這樣如有事情,也好有照應。小憩20分鐘,沒有來往車輛,我想想,還是獨自行罷。
 
山上山下真的兩重天哦。山下是青磚婉約 ,炊煙嫋嫋。沿著蜿蜒的公路飄悠而上,逐漸人煙稀少,卻見蒼翠竹海,鋪天蓋地湧入眼底,東風拂過,竹影婆娑,不由想起一句:外風來疏竹,風過而竹不留聲,不覺忘神,竹林深深,林海茫茫,過客渺渺,誰會記得你我來去的身影呢?
 
山高林深,行至半路,卻如換了人間,感覺寒霜茫茫,寒氣襲人。松枝上有薄薄的落雪,玉樹瓊枝,越發冷了,我緊緊了衣服,真可謂:樹動懸冰落,枝高出手寒, 早知覓不見,真悔著衣單。
 
行至一小時左右,山路邊有一眼山泉 ,這裡四面環山,終年從深山峽谷中淌出的涓涓溪流“寒不浸肌,暑不爍骨”。有行人停留,不為飲水,只為看四周的山景,如我,怎可錯過呢?山泉依山而出,前臨狹窄的公路,再前面就是俯瞰千山的圍欄。站在圍欄邊的我,任寒風吹亂長髮,不由興起,對著千山大喊:喂,--------我是誰啊?--------喂----我是誰啊??----我是誰啊?? 我是紫兒嗎?
 
千山沉默,寒風將我的呼喊傳出去,隱隱約約,我聽見,松濤颯颯,仿佛在回應我--------我,是,誰啊?誰啊??這一刻我突然發現自己的渺小,茫茫山林裡,我獨行,望盡群山, 望盡千樹。可是呵,望不穿天涯路!
 
脫了手套,刺骨寒風襲來,我輕輕的在嘴邊呵手,山泉青煙嫋嫋,冷嗎?我問自己,探入山泉中,溫潤!離開泉水,淒寒。哦,百泉凍皆咽,我吟寒更切。紫影倚喬松,不覺滿衣雪。伸手佛了一把,山泉不遠處松枝上的銀霜。掌心感覺到霜雪的冰涼,轉眼間消融我的掌心,化成了一滴潔淨的水,我把這水,輕輕滴入山泉,轉瞬間,如新集團便了無蹤影,一切歸入聖潔,歸入寧靜,歸入安然,歸入永遠!於是我不再停留,棄山泉而去。
 
當刺耳的喇叭聲驀然響起,我才明白我對面有車輛到來。潛意識裡刹住了車,那迎面而來的行人,隔著墨色的車窗望著我,彼此車輪僅有十公分的距離裡,刹那,擦肩而過,我沒有看清楚對方的面容,我想對方亦是如此,輕歎一聲,霧淞笑靨花漫舞,妙景玉龍花一簇!擦肩過, 誰記矣!反光鏡裡瞥見,車影神速消失的山路盡頭,哦,與我擦肩而過的人兒,千山我獨行,不必相送!
 
朝陽騰空,漫天煙霞, 在崇山峻嶺中穿越雲霧,雙牌嶺九曲八十八彎的公路,在萬丈光芒裡,自成風景,想到人生天地之間,若白駒過隙,如此而已!突然想起元好問的《雁丘詞》:
 
''天南地北雙飛客,老翅幾回寒暑。
 
歡樂趣,離別苦,就中更有癡兒女。
 
君應有語,渺萬里層雲,
 
千山暮雪,只影向誰去?''
 
反反復複,我低吟著:
 
千山暮雪,只影向誰去?千山暮雪 ,紫影向誰去?寒風襲來,深吸寒風的我,突然劇烈的咳嗽,胸口微微一疼!有一種難言的心緒即在胸中翻湧了,cellmax 團購有一種從心底來的感觸隨之升起,有眼淚盈眶前。
 
千山過盡,誰與誰曾從紅塵深處走過,人生長路漫漫,我踏歌而行。
 
我繼續前行,將那山那樹,如鏡頭般地擲於身後。
 
看,此時,太陽升起,陽光銀白,漸生暖意,銀雪雖冷千山,紫影卻飄蕭,獨迎朝陽。
 
我想把楊慶煌的《雪中情》送給我自己:
 
雪中情,雪中情,
 
寒風瀟瀟,飛雪飄零,
 
長路漫漫,踏歌而行,
 
回首望星辰,往事如煙雲,
 
猶記別離時,徒留雪中情.
 
雪中情,雪中情,雪中夢未醒,
 
癡情換得一生淚印。
 
雪中行,雪中行,雪中我獨行.
 
揮距少英雄豪情.
 
惟有與你同行,nu skin 如新與你同行,
 
才能把夢追尋.
 
紫顏若雪寫于桂林灕江岸。
 
紫顏若雪修正於永州瀟水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