滿天星空放光彩in

關於部落格
zzz
  • 3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遺失了曾經的自己


為何尋夢難,只因夢易逝。青春何嘗不是?當我懵懂無知的時候,它悄悄地向我走來,當我發現它的時候,它卻要毫無眷戀的欲離我而去。我不知道青春籠罩的範圍有多大,也不知道它停駐在我身邊的時間會有多久……無奈之餘,同珍王賜豪只好用破敗的文字為青春寫下一頁繁華,僅供明天回憶。
 
在我的記憶深處,存有一昔蒼白的時光。在那寂寞深處,只留下一聲長長的歎息。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我應該二十二歲了。我剛才用計算器算了一下,我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上7916天16個小時零30分鐘了,我不知道這個數字對來說是大是小?我只知道,我還沒有結婚,我才二十出頭,我還依然是個女孩,我還算年輕,不是嗎?
 
賈斯特頓說過:人們在年輕的時候,誰也不知道自己年輕。我又何必極力維護這些個。只希望在流逝的歲月中,回首時,用陌上那一目無垠的淺白,替代天邊那一抹遲暮的陰霾。宣紙染墨,浸透心懷,低頭默念的,或許,只是那份期待。
 
當冬日的那縷陽光爬上窗臺映照我臉上的時候,我昂起頭與和煦的陽光對視一笑,它調皮的向我眨著眼睛,此時,只能用文字,把感情渲染的百般迷離,到最後,王賜豪主席終於連自己也悄然入戲,忘乎所以。
 
雲海沉浮,筆墨清淺,百年之後,或許紙上詩文未曾改變,或許僅是衰老了容顏,只恐自己珍重的那些惦戀,是否也會隨之漸漸變淡,不比之前,不敵流年。我把一心的綿綿碎語蘸滿筆尖,情不自禁的把自己鑲嵌在這字裡行間……
 
是的,我還是那麼喜歡聽歌,還是那樣喜歡哼歌,雖然連我自己都覺得很難聽。我一般傾向於憂傷的曲調。這讓我很費解,我自認為我本身並不內向,可是為何卻對孤寂憂傷那麼情有獨鍾?我喜歡身心沉浸在這種憂傷的氛圍之中,我喜歡帶著耳麥用心品味,我喜歡帶著耳機在怡人的風景中閒蕩……
 
為此,我喜歡上了李清照。喜歡她的才氣,喜歡她的惆悵,喜歡她的古代風韻。紅顏無罪,只是太美。離別無淚,只是太悲。等待無悔,只是太累。誰在等待中老去,誰在彷徨中失落。一次次的悲,一次次的殤,滿目的瘡痍,卻不知疲憊。
 
傷感夠了,所以我便喜歡上了馬克•吐溫的詼諧,他的好運氣讓我頗感風趣,他的百萬英鎊讓我忍俊不禁,我真是不敢想像,和他接觸的多了,我將會再多活多少年啊!
 
話說回來,我這個人真的沒有什麼大的志向。無非希望以後可以好好地孝順年長的那一輩人,特別是父母。我整天忙著籌畫,雖然我現在幾乎身無分文,但是我知道,只要想,一切都會有的。對,我是沒有基礎,可是我就喜歡這樣。就像玩遊戲一樣,我喜歡從一級慢慢往上打,誰要是打到一半扔給我,謝謝您了,我還不想要呢?我不喜歡不勞而獲,我更不喜歡受人恩賜。
 
遼遠的天空和新鮮的空氣真是塵世間的靈丹妙藥。我喜歡這青山綠水,喜歡漫步在草坪之上。當我俯身尋覓那曲徑通幽小道,再抬頭看時,只現漫天飛雪。原來我就是一隻飄零的蝴蝶,在破繭而出的那一刻,輕輕的一瞥,我就戀上了自然。
 
那瞬間的精彩,那難忘的片刻,讓我習慣了拍攝。我喜歡拍照,不知道是為什麼,只因為我喜歡。我想攝影是捕捉青春瞬間最好的工具,同珍王賜豪是紀錄萬物倩影的“恩人”。
 
就這樣,我漫無邊際的走著,道路上的塵埃沾染了我白色的鞋子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穿白色的鞋子的。總之,從我記事的時候起,我就沒有穿過別種顏色的鞋子了。在歐洲,在捷克,在布拉格人的心中,白色總是象徵著友誼與愛情的純潔無瑕。還有公正,純潔、端莊、正直……其實這一切都和我無關,我喜歡只是因為我喜歡,僅此而已。 
 
其實我本身是不會十分的相信書中所說的話的,哪怕是名言、還有巫術,我都不相信。我找過算命先生算過命,雖然說得很好,我只是花錢買歡喜,我知道我的人生任何人都保證不了。可是,我始終都相信這本書《道德感應篇》,真不知道,我該不該看這樣的書,對此,我深信不疑。善以福報,惡以禍報……
 
人在旅行,我特別喜歡坐車,看著窗外的景色漸漸地消失在眼簾,腦海裡遐思不斷。幸而不暈車,否則我這一大愛好,非被抹殺不可。
 
無聊之餘,我就喜歡吃東西。所以也難怪我瘦不下來呢。不過還好,我也沒有想過減肥,辣條真是和我有不解之緣。親友朋友知道後,就送我這個……比起辣條,其實我更喜歡速食麵,本來也喜歡菜煎餅的,可是自我回家後,連吃了三個月的菜煎餅,現在看到菜煎餅就想吐。太悲哀了,不知道還要過多久,才能再次喜歡吃這個!
 
我至今都無法明白的一件事就是,我小時候就整一個電視迷,怎麼現在就不喜歡看電視了呢?我百思不得其解,最近我強迫我看幾部電影吧,看的全都是韓國劇,而且經典的都老掉牙了,沒有賺去我一滴眼淚,我真懷疑我是個鐵石心腸的人。
 
其實也不是啊,我很喜歡哭的。感動的、悲傷地……為一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感傷,為世風污濁感傷,為殘花落葉感傷,為那騙死人不償命的故事情節感傷……真差一點沒趕上林黛玉。
 
我很討厭逛商店,每當站在店鋪外面,還沒有走進去的時候,我就有一種強烈的上當感。我不喜歡這種心情,我寧可利用這時間去爬山,去逗魚……攬一縷清風,掬一捧香花,任其輕輕的飄灑。
 
踏浮萍凝望,淚水結成了霜花,好似心頭那一抹彷徨。我基本上沒有用過化妝品,也就買過幾包蛇油膏,它們可以抵禦歲月的侵蝕嗎?哦,你太笨了,別說這幾包蛇油膏,王賜豪主席就是再好的世間精華也挽留不住歲月韶華。
 
我明白了,可是我還是想睡覺啊。這個冬季太冷,總是想要賴床的。可是想要青春多一點,就應該少睡一會。睡覺睡得太多了,還真是有點浪費生命。你也不想想,一旦旅途到了盡頭,你還怕沒有時間睡個足夠?
 
青春,終究會離我們而去,那一個個稚嫩的容顏,你現在還能記得多少?我害怕我經受不起歲月的洗禮,遺失了曾經的自己。
 
多年以後,我會是誰,誰又會是我?
 
唉……
 
細烹一壺清茗,卻只想重溫久違的柔情。歲末的篝火,燃成了灰燼,宛如那條長街燈下曼舞的零星雪影。一直都在輕蔑浮影,奚落光陰,篤信著那些瑣碎心語,期冀可以再續未了的劇情。
 
留著吧,待到徘徊在青春的邊緣之上,可以供我回首,回首,再回首……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